<thead id="hzgt1"></thead>
<b id="hzgt1"></b>

<rt id="hzgt1"></rt>
    <rp id="hzgt1"></rp>
      <rp id="hzgt1"></rp>
      <rt id="hzgt1"></rt>

          黨史我來講 | 瓊崖人民的一面旗幟(第二十九期)

          時間:2021-06-25 15:17:03 來源: 三亞交投集團

          ◎編者將◎

          -29-

          29本期領讀者——李翠英(公交集團)

          1926年,他自滬返瓊,毅然投身革命事業;1929年,中共瓊崖特委機關兩次遭敵破壞,特委主要領導人被捕犧牲,他挺身而出;1932年,他率百余人在山上度過了艱苦卓絕的8個多月,革命火種得以延續;1950年,他領導全瓊黨政軍民配合解放軍渡海登陸作戰,解放了海南島……他是馮白駒,是周恩來總理眼中“瓊崖人民的一面旗幟”。

          1925年,馮白駒考入上海大夏大學預科。后來由于家中經濟緊張,馮白駒不得不輟學。1926年初,馮白駒返回瓊崖。經過廣州時,馮白駒找到建國陸海軍大元帥府鐵甲車隊隊長徐成章,表示希望入讀黃埔軍校。徐成章卻為馮白駒指了另一條路:“瓊崖現在迫切需要到農村開展農民運動的人,你回去后可以去找李愛春,他會告訴你該怎么做。”馮白駒依照徐成章的建議回到海南,并經李愛春介紹,進入海口市郊區農民協會辦事處擔任主任,從此踏上了革命之路。

          雖然年輕,馮白駒卻十分有謀略膽識。他一心撲在農運工作上,不辭勞苦,奔走鄉村,走家串戶,宣傳和鼓動農民參加農會,發展鄉、村農民協會。經過幾個月的努力,府海郊區相當部分村莊建立了農會,農民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。這年9月,馮白駒成為中共正式黨員。在實踐中,馮白駒不斷得到磨礪,逐漸成長為中共瓊崖特委和瓊崖縱隊領導人,帶領瓊崖人民救亡圖存謀解放。

          1932年,瓊崖紅軍反“圍剿”失敗,革命轉入低潮,國民黨軍趁機“圍剿”我軍,妄圖就此撲滅瓊崖革命烈焰。馮白駒率黨政機關干部及紅軍戰士共100多人,在定安縣母瑞山密林深處堅持斗爭。那段歲月極其艱苦。在極端艱難的環境下,馮白駒作為當時的特委書記,從來不搞特殊化。每當分粥時,馮白駒總是確保每個戰士都分到一碗后,自己才會吃,如果食物不夠,他就將自己的那一份分給別人,自己再煮野菜吃。外有敵軍不斷來犯,內有饑寒交迫的折磨,戰士們一個接一個倒下,到1932年底,原先百余人的隊伍只剩下26人。然而,縱是如此,馮白駒也依然對革命事業充滿希望。    

          1949年底,黨中央發出了解放海南島的命令,在接應配合野戰軍渡海作戰中,瓊崖各族人民大力籌款籌糧,開展“一元錢、一斗米”運動(即每戶捐光洋一元,捐米一斗),短短一個月時間,全瓊就籌集糧食5萬多石,組織起有6萬多人的支前隊伍,包括救護隊、運輸隊、婦女縫洗衣隊等。    

          1950年,馮白駒率部接應渡海解放軍,摧毀了敵人精心構筑的“伯陵防線”,贏得了海南解放戰役的偉大勝利。

          “明鏡所以照行,古事所以知今。知所從來,方明所往”。雷鋒同志曾說過“共產黨員是塊磚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。共產黨員就像螺絲釘,在任何崗位上都永不生銹,閃閃發光。進入公交行業14年以來,我從基層做起,再從收銀中心副主任到永捷材料管理部副經理,在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,勇于開拓創新,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奉獻青春!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我在工作中始終按黨員的標準,嚴格要求自己,保持黨員的先進性及模范作用,在多年來參與或負責的工作未出現過紕漏,也沒有發生過違規違紀行為。

          我自參加工作以來一直工作在一線崗位上。一線崗位任務重、工作強度大,白天忙于各項工作,夜晚還要加班準備各類電子數據報表,工作強度雖然大,但我在工作中總有一股不服輸、不向困難低頭的勁,追求著自已的事業。如今回想起革命先輩們拋頭顱灑熱血,奪取革命最終勝利的光輝歷史,才意識到自己所做的只是千萬名中國共產黨黨員最普通的工作之一。

          今后,我在工作中,將堅持黨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個人利益服從黨和人民的利益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為推進公交行業快速發展及海南自貿區自貿港建設提供有力保障,為海南自貿區自貿港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? 国产精产视频在线观看